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夏地方志千首古诗词注释》宁夏老夫子注

———宁夏有悠久的历史,让国人了解宁夏,让我们了解自己。

 
 
 

日志

 
 

75、宁夏五千年史话----“五马”驱张(图片)  

2011-02-23 11:1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5、“五马”驱张

 

 1919年,英美扶植的直系军阀与日本扶植的皖系军阀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1920年初,直、豫、苏、鄂、赣和东北三省结成了一个以曹锟、张作霖为首的八省反皖联盟。直皖两系的矛盾日趋白热化,战争一触即发。

 宁夏的马福祥与皖系的段祺瑞和直系的曹锟均有来往。直皖相争,马福祥虽然不明确表态,暗中却倾向于直系。一方面,因为皖系的靠山——日本帝国主义一直觊觎西北,马福祥对此十分警惕,对投靠日本的皖系军阀亦怀有戒心。1919年5月,马福祥就曾用武力驱逐了日本驻宁夏特务机关长田村义马,取缔其特务机关。另一方面,属于皖系的甘肃督军张广建,贪污腐败,名声恶劣,并与马福祥及西北诸马历来不和,明争暗斗。马福祥在张广建的后台袁世凯死后,就有取而代之的想法。1920年7月,直皖战争迫在眉睫,马福祥公开表明了他反皖附直的立场。7月12日,他与曹锟、吴佩孚等联名通电声讨段祺瑞。14日,直皖战争爆发,马福祥派兵驻防河套一带,作为直系军阀一方的后援部队。23日,直奉两军进占北京,皖系宣布失败。皖系战败后,各省地方军阀纷纷驱逐皖系督军,西北回族诸马也闻风而动,驱逐甘肃督军张广建。 

宁夏五千年史话----“五马”驱张(71)(图片) - 老夫子 - 老夫子的博客【张广建】 

张广建,安徽人。1914年初,袁世凯为了控制西北政权,派张广建督甘。张广建担任甘肃督军后,整编军队,排斥异己,重用亲信,穷极搜刮。他把军政要职多委以一批安徽人担任,这些人还带来大批安徽人,互相援引,委以优差美缺。据说有一理发的安徽人也当了县长,被一时传为笑柄。当时民谣说:“早上学会安徽话,晚上就把洋刀挂(指当军官)。”张广建利用民间旧存的烟土,低价收买,高价贩运,大发烟财。借口军政开支无着,巧立名目增加税种达40余项,激起各地农民掀起“抗捐”、“罢耕”的斗争。袁世凯死后,张广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直皖战争皖系失势,张广建更处于内外交困的不利局面。他一面加强省城军事力量,准备负隅顽抗;一面将他历年来搜刮的财物,派人从黄河筏运东去,不想到宁夏时被马福祥派部队扣留,张乞求马福祥放行被扣财物,遭到马福祥的严厉拒绝,并要求张广建公布督甘7年的财政收支。

 直皖战争后,国内出现“联省自治”的动向,诸如“湘人治湘”、“川人治川”、“甘人治甘”等。这里既有各地方军阀力图割据的因素,也有地方民众反对军阀纷争、主张民主自治的愿望。然而在西北地区,“甘人治甘”就要复杂得多。因为当时甘肃共有8镇,属于回族军事集团的有:西宁镇守使马麒、宁夏护军使马福祥、甘州镇守使马璘(东乡族,北庄门宦教主)、凉州镇守使马廷勷(马安良三子)。属于汉族军事集团的有:肃州镇守使吴桐仁、河州镇守使裴建准、陇南镇守使孔繁锦、陇东镇守使陆洪涛。由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双方互不相容。回族集团以马福祥为首,汉族集团以陆洪涛为首,双方在1920年底展开了一场争夺甘肃督军的斗争。张广建偷运赃私案发生后,马福祥认为督甘时机已成熟,遂联络各镇守使派代表到宁夏镇商讨大计。西宁马麒、凉州马廷勷、甘州马璘、宁夏新军司令马鸿宾以及旅京甘肃同乡会和河州裴建准等均派出代表,在宁夏城召开了3天“公民大会”,马福祥和地方绅、商、学、兵各界都参加了大会。会议揭露了张广建祸甘的种种罪状。一时群情激愤,一些代表明确提出“以武力解决”。大会通过由马福祥、马麒、马廷勷、马璘、马鸿宾联名向北京发电,揭露张广建在甘肃省的贪污行为,要求撤换甘督,实行自治,这就是“五马驱张”的由来。

 通电发出后,提倡地方自治的甘肃旅沪同乡会、旅京同乡会和在京的部分甘肃议员纷纷响应,但北洋政府却迟迟没有表态。曹锟、张作霖因马福祥曾参加反皖倒段,同意推荐其为甘肃督军,但被靳云鹏内阁压住不发,要马福祥筹款40万元送交国务院,马无法承应。而陆洪涛一方怕甘肃督军被马福祥夺取,也大肆活动。马福祥与各镇守使代表商议,决定用武力驱逐张广建。其战略部署是由宁夏、西宁、凉州三面同时出兵进攻兰州,以宁夏为主力军。计划既定,马福祥派马鸿宾为先遣军向兰州进发,自己率骑兵为后援。当马鸿宾率军行至中卫时,马福祥的掌案(相当于军需处长)何朴(兰州人)向马福祥呈送公文,马便问他:“此次出兵驱张,外面有啥舆论?”何答:“将军(指马)此举,知道内情的人都说是为民除害,不知道的人说回回又造反了。”这句话刺激到了马福祥的神经,他立即电令马鸿宾停止待命,不得前进一步。因为他认为自己是科第正途出身,一生小心行事,平素以和睦民族、维持和平为职志,平生最忌有人把“造反”二字加在他头上,所以他宁可不当督军,也不愿冒此逆耳之名。但事已发动,势难终止,遂决定放弃武力进攻的办法,改为和平夺取的方式。1920年12月24日,马福祥联合马麒、马廷勷、马璘、裴建准通电声明,宣布与张广建脱离关系,不受张的节制,直接听命于北洋政府。这时,北洋政府大总统是徐世昌,马福祥又以乃兄马福禄“效忠”清室而阵亡的往事,向徐电陈,望他追念前劳,得一顾之情。同时,马福祥又派马鸿逵去找已移居天津的盟兄弟——原清宫太监张兰德,请他向徐世昌说项。

 此时的张广建看到地方自治呼声很高,省内外反对他的声势越来越大,势难再恋栈下去。加之这年12月16日,海原、陇东一带发生了千年不遇的特大地震,西北50多个县受灾,死难20多万人,天灾人祸一齐袭来。张广建实在无法在甘肃赖下去了,于是在1920年底被迫离职。恰在海原发生地震时,又发生了另外一件意外的事,哲赫忍耶教派创始人马明心的曾孙、固原沙沟门宦教长马元章,召集教徒在清真寺里礼拜,聚众商讨支持马福祥督甘之事时,不料遭遇地震,罹难于清真寺。信教甚笃的马福祥并不认为这是自然现象,而认为这是“真主”降下的不可妄动干戈的“启示”,于是他打算退出甘肃督军的角逐。

 张广建离甘时,有意将督军印信交给陆洪涛。陆洪涛在甘肃多年,熟习政情,不敢贸然行事,怕引起民族纠纷,于是唆使其平凉振武军帮统张兆钾发难。张兆钾外号“张狼”,以简单粗暴著称,因权利所在,不加考虑,通电全国说:“甘省汉回世仇,马福祥不能当督军”,“愿身率六十营健儿相与周旋到底。”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形势骤趋紧张。张兆钾通电中“汉回世仇”之语,遭到甘肃全省汉回各界和回军各镇的强烈谴责。

 就在双方相持之时,陆洪涛之弟,时任哈尔滨道尹的董又成(承继舅氏,改姓董)奔走于曹锟、张作霖门下,为陆洪涛活动,并向靳云鹏内阁筹款40万元。12月31日,徐世昌为平息事态,采取折中办法,任命绥远都统蔡成勋为甘肃督军兼省长,免去张广建的督军兼省长职务。在蔡未到任前,由陆洪涛暂行护理督军,由兰山道尹陈訚护理省长。同时,调升马福祥接任绥远都统,宁夏护军使由马鸿宾护理。

 北洋政府这一措施,双方都得到了实惠,又保全了面子,一场易督风潮得以平息。对马福祥来说,虽未达到督甘的目的,但绥远是个特别区域,辖1道、4厅、8县,兼管乌兰察布盟、巴彦淖尔盟东部及呼和浩特、包头等地,等于一省的督军兼省长,况又保持了一个宁夏旧地盘,马福祥还是满意的。不仅如此,他就任绥远都统后,又向北洋政府陆军部要来了陆军第五混成旅的番号,由马鸿逵担任旅长,随他到绥远作基本力量。马家军从此由地方军变为正式的国军。马鸿宾、马鸿逵在马福祥的卵翼下羽毛渐丰,为马氏家族第二代统治宁夏打下了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易督”风潮中,西北回族各镇第一次联合在社会上亮相,引起全国的广泛关注。马福祥、马麒、马廷勷、马璘和马鸿宾5位回族将领第一次为世人所了解,所谓“西北五马”的称呼就是从这时开始出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